敢问谁在助长一个小小文书的嚣张气焰?!

  本人张洪英,重庆酉阳兴隆朝天门村人,由于憎恨臭名昭著的苍蝇,所以本人在此要痛批小苍蝇!
  唐代宰相魏征曾警戒世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自古以来历史的教训便是如此,多少朝代不是被剥削被压迫人民所推翻的?新中国亦是如此,在此我无比怀念我们的开国领袖。我终归相信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如果老百姓的生活都不得安康,那还要你们政府做什么?
  酉阳为什么那么穷?为什么很多惠民政策无法落实到百姓身上?为什么中央的精准扶贫政策没有精准到该有的贫困户身上?为什么朝天门村一组到四组的一条烂路到今年才开始硬化升级?归根结底还是某些村干部和政府的腐败不作为,这些为官者从上到下,结党营私,相互勾结,各谋其私,都是为了共同的利益。
  而在朝天门村,就有这样一个飞扬跋扈、气焰嚣张的“小苍蝇”陈明海,如此的胆大妄为、为所欲为、目无王法!当着老百姓的面,宣称在扶贫问题上给政府背过黑锅,在政府有关系,没有人轻易敢动他。这也是中国官场的一个小缩影,一级袒护一级,才导致村干部做事如此的嚣张妄为,本人在此罗列几条陈明海这些年的违法腐败罪证:
  1, 首先他这个文书职位就是凭关系得来的,并不是合法选举产生的。2014年在换届选举中,政府官员骆飞徇私舞弊、弄虚作假,“暗箱操作”,使得陈明海当上村文书,从此开启了他在朝天门村的腐败违法之路,也使得政府部分官员能够进一步与他相互勾结,各谋其私。陈明海现在的第二届文书也是政府的张钊书记直接指认的,根本没有经过选举,张钊一直以来就是他的保护伞,这其中必然有很深的利益关系。他这个文书就是个假的,是靠买官卖官非法得来的!
  2, 陈明海承包并负责我村的“山坪塘整治工程”,套取政府项目资金。2014年,陈明海和村主任王宇成以权谋私,承包并负责35万的面子工程“山坪塘整治工程”, 以“政府扶贫”为幌子,忽悠百姓,把部分老百姓的田土挖来号称用作鱼塘养鱼、灌溉和饮水,实则是为了承包上级的项目赚钱,挖鱼塘纯粹是走过场、敷衍了事,其实这只是一个形式工程,根本就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他们欺上瞒下,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损害了老百姓的利益。在“工程竣工牌”上赫然写着王雨成(王宇成)和陈明海的名字,挖7个鱼塘,每个5万,这其中一定有很大的“猫腻”,挖一个鱼塘要多少点成本?老百姓心里都有数。他们承包村里工程赚取外快,买车修屋,发家致富,为百姓所诟病。
  3, 在2017年,陈明海承包修建了我村4组的松木溪大桥工程。据说赚了很多钱,后来他被人举报,政府包庇他,就辩称该工程是八组村民“周克森”承包的,用他人来冒名顶替,其实当地老百姓哪个不晓得是他陈明海承包的?松木溪的老百姓根本就不认识也没见过周克森这个人,只晓得前前后后都是陈明海在指挥负责。村主任李代国曾经让他拿点钱出来作为村委的工本费用,他说“我不搞,这个桥是我凭关系要来的”,这可是他亲口承认的!据调查,周克森多年前就出门打工去了,由于他给陈明海喊“姑爷”,是亲戚关系,陈明海在签工程合同时可能用了周克森的名字顶替,以此防止被上级调查。国家法规明文规定,村干部及其家属不得承包本村工程项目,陈明海这是在顶风作案、知法犯法,理应受到法律的严肃处罚。
  4, 陈明海利用文书之权,多次向办事村民勒索钱财。勒索一,2015年8组村民田开武需要办理迁移证,委托我老公田需林去给他办理,田需林找到陈明海办理此事,陈明海说“办理迁移证可以,但要买一条烟(作为报酬)”,于是陈明海就在土坪的陈少东那里拿了一条中华香烟(价值650元),后来田需林给陈少东支付了烟钱。到了2016年,他的儿子田双回老家办理迁移证手续,陈说“你给田需林打的1000元烟钱,我没有得到田需林的烟吃”,后来田双又给陈明海打了650元烟钱。但事实上陈明海事前已经拿了一条软中华,他用这种无耻的行为敲诈并欺骗我的兄弟。后来,陈明海答应说把烟钱退给我们,但是他故意拖延迟迟不退,因为这个事情本人还和8组组长周克树发生过严重打架矛盾,然而陈明海本人在现场居然不阻止不拉劝村民的民事纠纷,致使事态扩大导致了严重的后果,请问这样的人配做村干部吗?
  5, 勒索二,2016年田双再次找到陈明海办理户口手续时,陈又让田双给他买了一条中华香烟。进一步进行勒索。
  6, 勒索三,朝天门村一组的前组长孙家宽找到陈明海给女儿办理扶贫贷款,陈明海照样进行勒索,让孙家宽给他买了一条玉溪香烟。
  7, 勒索四,朝天门村五组杨家盖村民杨庭树找到陈明海给小孩办理入户手续,陈明海直接向杨庭树要了300元作为酬劳费,后来为给他小孩改名字,又向他们勒索了500元作为报酬。(之前给纪委的举报信里误写成了“杨志树”,特此更正。)
  以上是本人所知道的几起陈明海向办事村民进行“吃拿卡要”、敲诈勒索老百姓钱财的违法违纪事实,我所不知道的可能还有更多这样的问题。陈明海不积极主动为老百姓办事,激起了民愤。他勒索钱财,横行村里多年,目无国法,一手遮天,独霸一方,欺压百姓,他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村干部的形象。从2018年5月份起,本人就向兴隆纪委和酉阳纪委举报过,给兴隆纪委书记兰历康和副书记骆尚华打过几次电话(均有录音记录),也亲自登门举报过,但是他们一直拖延不做调查,敷衍了事,2019年都要到来了,至今没有得到对陈明海的处理意见,这不就是直接在纵容基层干部的违纪腐败行为吗?你们不直接给我打电话,让村委带话,叫我去纪委拿他退的烟钱是几个意思?我举报的目的是为了这点烟钱吗?陈明海本人都承认收受了钱财、承包了工程,请问你们纪委为何不做处理?听说张钊都已经落马了,为何陈明海现在还逍遥法外?我们老百姓要求的是要按照法律一条条的处理陈明海的违纪问题,要求取消他的文书职位,不能让他继续祸害朝天门村的老百姓,他的存在严重阻碍了我村村民的脱贫致富和发展建设!
  像陈明海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干部,凭什么有这么大的胆量,敢顶着反腐倡廉政策违规?这样的行为,就是在无视国家的反腐廉洁政策,这种村干部不是小苍蝇又是什么?为什么就是一个警告或者退回钱财就把所有问题掩盖?试问这样的村干部还适合继续担任这个职位吗?虽然说农村村干部违规早已屡见不鲜,一直以来也是比较常见的问题了,但是在国家大力反腐的情况下,敢顶风违规,可见并不一般。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屡查屡犯、屡教不改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纪委监管力度不够不严!犯错成本太低的结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除了约谈就是警告,就没有其他的方式方法吗?如果警告就可以解决问题,就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违规问题,国家政策是大老虎小苍蝇一起打,不是老虎苍蝇一起警告。如果对村干部监管严一点、处分重一点,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违规行为产生,对这样的村干部开除职位一点都不过分。如果一味的约谈、警告,会使更多的村干部也藐视国家政策,这样的处分永远也解决不了村干部的违规问题。常听老人讲“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国家政策就是这样被这群村干部无视的。
  我国领导人说过“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政府的口号,官为民所当,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业为民所建,事为民所做。不是空泛的口号,而需要切实地践行。然而到了地方基层就真的只是个口号了,政府的公权力和公信力何在?一个地方的政府如果不拥护人民的利益,何来受到人民的拥戴?
  今天,本人迈出艰难的脚步,将这篇文字公之于众,都是被你们政府的腐败和纪委的不作为所逼的,俗话说“光脚不怕穿鞋的”,如果此事得不到结果,不要把人逼上梁山!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我坚信它不会缺席,相信百姓都会站在勇气这一边,为本人声讨与呐喊。最后,真诚的希望每一位维权者的痛苦都能够结束,真诚的希望每一位维权者的故事最后都能够有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结局,作为一个小小的百姓,只是希望自己不被欺凌和勒索,希望社会能够更加公平正义一点。为了孩子,为了家庭而堂堂正正的活着,不再被腐败压迫,不再让这种带有灰色的生活延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